6. 以考古发现同古籍文献相对证易学和易经的科学属性

问:请继续讲下去。

答:继上节用西方科学标准对易学和易经的科学属性作出验证之后,现进而以考古发现同古籍文献相对证,用确凿可靠的史实来证明易学和易经的科学属性。

李零先生利用考古出土材料同有关古籍文献相对证,核实了战国秦汉时期的学术和职业知识体系,确实涵盖官学和私学两个层面。官学包括:
(1)祝宗卜史系统掌管的礼乐、律历、天文、史记、卜筮记录等;
(2)贵族子弟学校所设的礼、乐、御、射、书、数之六艺功课;
(3)宰/膳夫系统掌管的养生知识和烹调技术;
(4)司士和司寇掌管的法令;
(5)各级官员掌管的簿籍和图策;
(6)司徒系统掌管的地理和农艺知识;
(7)司工掌管的各种工艺知识。

私学包括:儒家所传的易、书、诗、礼、春秋;墨家所传的工艺技巧;阴阳家所传的数术;道家所传的合天道、养性命及方技;法家和名家所传的刑名法之术和纵横驰说之术等;还有民间的兵法、数术和方技等。其中数术又包括:天文、历法、五行、蓍龟(筮卜)、杂占、形法(相地、相宅术)及风角(候风术) 、云气(望云省气术)、鸟情(候风术)、五音(候气术)、式法(太一、九宫、六 壬、遁甲)等十多种、数十类数术。方技又包括:医经、经方、房中(性学和优生学)、神仙(养生延年术和炼丹术)。

对如此庞杂的学术和知识体系的学科属性,除了将其中的易哲学归类于“自由学术”外,李零先生对数术方技知识按学科门类作了这样的概括:“数术涉及天文、历术、算术、地学和物候学。方技涉及医学、药剂学、房中术、养生术、已及与药剂学有关的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和化学知识。不仅囊括了中国古代自然科学的所有“基础科学”。而且还影响到农艺学、工艺学和军事技术的发展。”可见他讲的“‘自由学术’从职业知识的分离”。就是我们上面所述的易哲学同易学的数术方技知识相分离。后者进而转化成分门别类的传统科学。

葛兆光先生也指出:“考古发现的文献说明,古代中国的知识系谱实际上可以描述为一个绵延滋生的过程,很多思想可能有一个共同的知识来源与资料来源”。“出土文献却有相当大的部分恰恰是‘兵书’、‘数术’与‘方技’。天象星占、择日龟卜、医方养生、兵家阴阳的知识在古代随葬文献中的数量。表明它实际上在生活世界中占了相当大的份量。也常常是古代思想的知识背景”。其中的“天象地理之学”。更是古代中国思想合理性的基本依据。很多古代中国人的思想、宗教、生活与文学中的观念,常常是由这些知识,经过“隐喻”、“象征”和“转义”衍生或挪移而来的。不从考古发现中采撷和解释这些看似“形而下”的知识,就不能真的理解经典文本上那些“形而上”的思想。

基於上述诸位学者考证的史实,我们可得出两点结论:
(1)既然所有这些古代思想和知识都同易卦及阴阳五行密不可分,其共同的知识来源与资料来源就只能是远古易学。
(2)李零先生对数术方技知识还作了这样的哲学概括:“数术方技之学的研究内容包括两方面:对大宇宙,即对‘天道’或‘天地道’的认识;对小宇宙,即‘生命’、‘性命’或‘人道’的认识。”这个概括正好同商周至西汉初期这一期间通行的易经的定义相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