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占与中医

— 邓宏海 (论文摘要) —

易占与中医是易经一母所生的栾生兄弟。在周代以前的数千上眷年中,这对栾生兄弟一直没分家;它们像其它巫术和医术一样,其职能是合为一体、巫医不分,由同一个巫师来执行。它们在人类实践史上,是同祖共宗;在人类的理论史上,是同根共源。在周代以后,它们才逐渐分家、各自开业,但在时兴时衰、或褒或贬的坎坷中,经历了荣辱与共、甘苦同享的发展过程。在人类进入工业化后时代的今天,它们双双迎来了重振雄风的大好形势。不管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对它们的误解和成见如何,中医在其开路先锋 — 针灸的带领下风行全世界,正在成为现代西医的首要替代医学;易占在其开路先锋 — 风水的带领下进军全世界,正在复活其预测医学、心理医学、环境医学的职能,与中医联手,为全人类的健康、幸福和长寿做贡献。

易占与中医,由原始的合到分、再由分到高级的合的历史 ,是易经的阴阳 转化和周而复始循环规律、即现代哲学的正、反、合的否定之否定规律的具体体现。 这是它们本身内在的科学性和它们之间内在 联系的科学性的必然表现。因此,承认中医的科学性,就必然导致肯定易经占的 科学性 。

与易占一样,中医诊病、治病 中的许多奥秘,至今 在 科学上仍 得不到解释。如针灸医疗作用的内在机制,尽管自七十年代以来,中外科学家协力攻关,但至今仍然是个迷。这种情况并没有妨碍灸以普遍显着的疗效,在全世界澄围内吸引越来越多的求医者,以致成为当今世界上最热门的医疗法。既然易占与中医的“血缘”关系如此密切,中医在亚洲成功地经受了数千年的时间考验后,继而在全世界日益普遍地有效应用的光辉历史和现实,不仅空前地显示着它本身内在的科学性,而且也是在有力的证明和支持易占的科学性。因此,考察易占与中医的“血缘”关系史,有助于理解易占的科学内涵 。

通过考古材料同古代文献的系统对证,本文对易占与中医的内在联系作了下列几方面的论证:

1. 易占与中医同祖共宗的起源和早期发展史
(1) 易占与中医同祖共宗于伏羲、神农和黄帝
(2) 易占与中医相结合根本不同于巫医混合

2. 易占与中医同根共源的理论史
(1) 易经的阴阳哲学是易占和中医的核心理论;
(2) 易经的五行理论是易占和中医的基本方法论;
(3) 易经的天人地三才统一观是易占和中医整体论的前提理论;
(4) 易经的象数原理是易经占和中医的数理逻辑和数量化、精密化工具

3. 易占与中医荣辱与共的发展史
(1) 易占与中医荣辱与共的发展史通论
(2) 易占与中医荣辱与共的发展史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