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传统科技和西方传统科技发展的比较

问:西方赶上和超过中国的传统科技,是以其文艺复兴为先导的。通过文艺复兴,古希腊科学和哲学真理得以恢复,古希腊科学和哲学真理得到重新发现,从而直接开启了近代西方的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从此,西学后来居上,至今仍领先於世界。你是否鉴於这个重大历史经验,以近代欧洲文艺复兴的历史意义,来强调今天的易学复兴?

答:是的。近代欧洲文艺复兴的历史经验,也强调: 振 兴 中 华,先 需 复 兴 易 学。

自新石器时代晚期祖宗崇拜开始盛行以来,特别是在商代神权统治完成其物质和精神文化的神化以后,先前氏族社会的生活习惯被神化成了礼仪; 原来用作时令信使的候鸟(玄鸟)、地蚕(螾)等逐渐被神化成凤、龙等神鸟神兽; 早先模仿候鸟而头戴羽冠之掌天文者的形象逐渐被神化成神面皇象; 早先借用於仰观俯察的斧、铲、锛、刀、凿、镞、璧、琮、环、璜等石器和陶器及其它实用器具,如用作炊器的陶鬲,被神化成精美的玉器、铜器而作了礼器。同样,新石器时代早期以来民生实用的易学科技及其后续的数术方技,都被神化而出现“民神杂糅”的现象; 其间用作历算和其他计算的一种重要方法策算,被神化成测定天命的筮法; 易卦和易经失去了原来作为民生实用科技之总结的纯朴面貌,而在神化中被添加神秘色彩和筮书功用。易卦这样被神化而添加筮占功用的经历在《易传》中就有记载:“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见乃谓之象,形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这表明,易卦有导变、启通、表象、形器、制法这样广大的功用,先民靠它开展活动而得天时地利人和,里里外外都离不开它,久而久之而感到它是能知天道、地道和人道的神物,即 《易.系》所载:“蓍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知,六爻之义易以贡。”这样一 来,综合所有这些易卦的易经,也便在这些功用的综合中添加筮书功用。即使从易卦和易经被神化后的情况来看,占筮并不是它们本来就有的本质功用,更不是它们的全部功用。

其实,原科技成果被神化,是各民族历史上都曾出现过的普遍现象。人类 精神文化中的科学和宗教这两种成分,在对立统一中相互作用,发展到一定阶段,宗教上升到主导地位而力图凌驾科学,就出现科技被神化的现象。因此,各民族的古代科学里面都包含某些宗教神学成分,不只是易学及其数术方技之学才专有。 正如 饶宗颐教授所说:“世界上古代表示正直、秩序、永恒等法理的抽象名词,背后都有神明为主宰。在我国古代,大一亦是同样的情形。大一既是道和万物的最高原则和主宰,亦被视为 ‘元神总万物者’(见高诱《淮南子注》); 而大一在西汉被称为 ‘天神贵者’ (《史记.封禅书》),可见抽象观念之神化,是神道设教时代籍神立训的普遍情形。” 古代社会以神设教、籍神立训的普情形告诉我们:易经的神秘色彩和筮书功用只是其抽象观念被神化而造成的外壳,其总结宇宙秩序和永恒法则的科学内涵不应被这外壳所取代.因此,将它称为 “卜筮之书” 既是本末倒置,也是名不符实。易学的数术方技源自先民开物成务的实践经验,其被神化才使它呈 “民神杂糅”的面貌; 历史上只有原科学被神化的事实,绝无科学起源于神学迷信的怪事。因此,说 “易学起源于神学迷信” ,既违背人类认识发展的历史事实,又违反认识过程的内在逻辑。

作为西方理性思维方式基础的古希腊哲学和科学,也曾被欧洲中世纪神权统治者神化成宗教教义; 总结古希□哲学和科学成就的亚里士多德学说体系,就被神学者们利用来“论证”上帝的存在; 就在近代科学革命时期,其主要发起人的著作中也存在“民神杂糅”的现象,如科学史家霍伊卡记载:“事实上,科学革命时期的自然哲学家(如伽利略、波义耳、牛顿等)大都有著‘自然哲学家牧师’的双重身份,他们都致力于重建整个自然哲学体系,都将上帝、自然与人之间的关系视为构建新哲学的基础。”既然如此,就绝不能以牛顿将其力学体系的第一推动力归于上帝而否定其科学性,也不能因易经曾用作筮书而否定其为原科学之哲学总结的科学性,也不能以易学知识和数术方技之学中的“民神糅杂”而不加分析地斥之为“迷信”、“伪科学”或“野蛮”。易学由原科学的民生实用技术,到被神化而添加筮书功用,再到被哲学化以至分解成分门别类的哲学和数术技艺,是同中国新石器时代到铜石并用时代以至铜器和铁器时代的演替相适应的。随著生产工具在这四个时代的逐级发展,原始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和部落联盟以至文明社会过渡,天地山川崇拜和祖先崇拜的原始宗教逐渐登上顶峰成为神权和传统宗教,易学及其易经也随之由氏族和部落维持其生存繁衍之手段被神化,而添加神秘色彩和筮书功用,借以为维护王权服务。因此,仅仅依据文明社会流传下来的文献,把数术方技的民神杂糅和易经的神秘色彩及其筮书功用当成易学和易经的开端(本),而将其同易学原科学的联系割断,是考证不出易学和易经的真原的; 就像把近代科学同古希腊科学的联系割断,而将欧洲中世纪宗教统治时期的有关文字记载当成近代科学的开端,必考证不出近代科学的真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