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李约瑟难题”:近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发生在中国

问:上几节课,你对中西文化思想史做了比较,在你看来,近代科学革命之所以没有发生在中国,就是因为中国一直没有像欧洲文艺复兴那样的思想解放运动,来恢复易学科学和哲学的本来面目。近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发生在中国?是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首先提出的问题,被称为 “李约瑟难题”。自他提出这问题以来,各家的议论不少;但没有像你这样说的。请做解释。

答:西方古今学者都说:古希腊科学和哲学培养了西方人的思维;中国古今学者都说:易学科学和哲学培养了中国人的思维。我们有充分的证据来证明:易学科学和哲学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和地位,相同於古希腊科学和哲学在西方历史上的作用和地位。古希腊科学和哲学在中世纪被神权统治神化成宗教教义,使十七世纪前西方科技一直落后於中国;近代欧洲文艺复兴恢复了古西腊科学和哲学的本来面目,使古西腊科学和哲学的真理得以重新发现,从而直接开启了近代西方的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从此西学一直后来居上,至今仍领先於世界。而易经在被商代神权统治神化而添加筮书功用之后,其科学和哲学的真理一直同神话相混同,特别是自西汉独尊儒术以来一直把易经作 “卜筮之书” 来考释,使易学科学和哲学的本来面目一直不得恢复,才使近代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没有在中国发生,以致至今也只能跟在西方之后亦步亦趋。由此可见,近两千年来,中国最需要的是易学复兴,需要像欧洲文艺复兴运动恢复古希腊科学和哲学那样,来恢复易学科学和哲学的本来面目;从根本上恢复中华民族的自主创新能力,更有待於易学复兴。可见,中西文化思想史的比较,也证明:振 兴 中 华,先 需 复 兴 易 学。既然东、西方思维方式的科学和哲学基础,都有曾经被神化的同样遭遇;古希腊科学和哲学曾被欧洲中世纪神权统治者神化成宗教教义,而易经也被夏商周三代统治者神化成决嫌疑的筮书,那么,在其后续科学发展起来之后,二者的处境为何有天渊之别? 前者早已恢复清白而作为其思想源而得学界尊重,而后者则相反,其本来面目不仅没恢复清白,反而自西汉独尊儒术以来便戴上 “卜筮之书” 的帽子,至今仍为学界所 “公认”。这二者之间的这种天渊之别,是自独尊儒术以来中国封建专制统治的精神控制比西方阴险和暴虐得多的表现,正是它阻碍和阻塞了中国传统文化逐步走向革新和近代科学的发生。

正因为二者的处境的这种天渊之别,古希腊科学和哲学,经过文艺复兴和新兴工业革命的洗礼,其蒙上的宗教色彩得到清除,其学术思想於官方和民间的拨乱反正中得到扬弃和提升,在此基础上兴起的西学,很快摆脱了 “民神糅杂” 的局面,走上了精密科学的发展的道路;而中国传统科学的研究,在官方及其所支持的主流学术界一直鼓吹 “易本卜筮之书” 的指引下,一直未能摆脱“民神糅杂”的局面;易经蒙上的神秘色彩不仅一直没有得到澄清,易学研究的主流反而越来越脱离原来事实求是的轨道,走向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一派即 尊儒派用考据训古,搞玄象虚理,把易经玄化成玄之又玄的“卜筮之书”;另一派即疑古派则用考据训古,搞“瑜中求瑕,屎里觅道”(鲁迅:《坟.文化偏至论》),把易经贬成漏洞百出的“卜筮之书”,在如此脱离实际的情况下,中国科技发展趋于缓慢;幸好民间特别是道家学派,连同儒家正统之学中需接受检验而不得不接触实测、实证的天文历法及数学 领域的学者,继续努力保持求实易学研究的惯性,支撑著中国科技在17世纪以前仍旧处于世界前列。直到中国易学研究几近完全脱离实际以致衰落而落后西方之后,中国科技随著落后西方。

自近代西方科技文化传入中国以来,疑古派进而大占上风,尽管其中各派系所搬的西方理论理论不同,但都把对易经的全盘否定由“卜筮之书”步步升级成“卜筮记录的汇编”以至“全部就是一部宗教书,它以魔术为脊骨,而以迷信为全部血肉”、“只是一些古时代的木乃伊的尸骸”,连经受数千年考验而成为中华文化精华的中医和干支历法也在劫难逃,险些被打成“迷信”而强行取缔。这样左右挟攻易经,真正促进了中国科技的发展吗? 没有。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易经被扣上“卜筮之书”的帽子之日,就是中国科技发展趋于缓慢、停滞和落后之时;易经被全盘彻底否定之日,也正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之时。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中国的历史分为两个时期,周以前为进步时期,周以后为退步时期。”近二千年中伴随“易本卜筮之书”说的退步历史,提醒我们:早该是反思这一说法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