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易学本是民生实用科技体系

问:上几节课,通过中西文化思想史的比较,使我们认识到:近代的中国人和西方人,对自己的科学文化遗产的态度有根本的区别。近代西方人恢复了古希腊科学和哲学的本来面目,并加以发展,於是发展出了近代科学;但是,从西汉以来直到现代的中国人,一直没有恢复易学科学和哲学的本来面目,甚至根本不承认易学的科学地位,至今中国大陆主流学术界仍公认“易本卜筮之书”。既然中西方对待自己的科学文化遗产的态度这样截然相反,当然,其后果也就必然相反;於是,至今就只有西学的近代化和现代化,而没有易学的近代化和现代化。看来,你的这个说法在逻辑上和历史上都有充分依据,但需用你说法驳倒中国大陆主流学术界仍公认的“易本卜筮之书”说,才能使人们信服你对“李约瑟难题”的这个解答。

答:人类进化史告诉我们,处於任何一个进化阶段上的人类社会,其精神文化都包含三大组成部分:
(1)由对自然的感性认识出发的理性思维──科技知识;
(2)对超自然的幻觉、想象、崇拜和信仰──宗教意识;
(3)形象思维──艺术。

作为中华文化总根的易经,究竟是属於宗教还是科学?究竟是“卜筮之书”还是原科学文化知识的总结?是“起源于神学迷信”还是源自初民生存竞争的实践?要理解易经是什么,这是首先需明确的问题。

自中国初民的理性思维于八千多年前明显以卦数方式展开以来,中国境内越来越多的原始氏族和部落,在竞争中以易学思维方式开创、传递、发展和积累其维持生存繁衍的民生实用科技,使中国的原科学几乎从一开始便以易学的形态独立生长于世界精神文化之林。随著中国社会形态的演变,易学传递、发展和积累的文化条件和物质条件随之变化,易学的形式、内容、结构、功能和所处地位也随之发生变化,因此,处于不同社会发展阶段中的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不会相同的。 易学本是中华先民的民生实用科技体系,是中华民族的原科学;就像古希腊科学和哲学是西方民族的原科学之总结一样,易经本是中华民族原科学和文化知识的总结。易学在人类科技史上的原科学地位决定了: 振 兴 中 华,先 需 复 兴 易 学。

自清末疑古思潮风行以来,一些学者一直以西方近代实验科学为标准来否认易学的科学性。尽管他们承认与否:“易学不仅提供了一套自然观、方法论和科学观,而且其本身也具有科学内涵”,但宣称:“易学不是科学”,“而严格的科学则产生在近代欧洲”,“真正的科学只在欧洲文艺复兴后才产生”。更有甚者,把近代科学没发生在中国的原因,归咎于易经使中国传统文化“缺乏演绎法”、“缺乏数学理性”、“与野蛮时代有很大连续性”等种种“固有缺欠”,而以此为由认定易经“对中国科技思想发展起阻碍作用”。既然所有这些都是以西方的标准来立论的,这里不妨就用西方哲学区分科学与宗教的标准,来对易经的属性作一检验。 人类起源研究表明,人类的起源与科技的起源是同步并行的。人类一旦进化到有意识地创造工具而使自己同古猿区别开来, 其所创造的工具便标志著科学技术的发生。西方科学史权威 George Sarton(1884-1956)对此作有系统论述, 强调:“人类对真、善、美的追求必分别以科学、宗教、艺术来满足的历史事实,可追溯到文明的最初源头。原始人已经创造了这些与生俱在的思想或价值。人类的伟大 之处有赖与它们,并来源于它们。”实际上,西方考古学研究也证明,在距今6-3万年的旧石器晚期的文化“大爆炸”中,原始人开展科技、宗教和艺术活动 的迹象已相当显著;并认定当时人类精神文化已具备这三种成分。 西方人类学功 能学派开山大师之一的 B. Malinnowski(1884-1942),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以亲自对新几内亚的一个“仅靠尖棍和小斧就能收获粮食供养其人口而有余”的部落的调查,证明“土人将两个领域划分得清楚:一方面是一套谁都知道的自然条件、植物生长的自然顺序、一般可用□笆和农作来预防的害虫和危险等;另方面是意外的幸运与坏运。对付前者是知识和工作,对付后者是巫术。”“人能认识他的四周,能利用自然力,都是原始知识或科学的力量,人有了这些便有其生物学优势,远超过自然界的其它生物。”这就是说,即使是野蛮人也有认识和利用自然而取得的经验、逻辑和知识;即使是无生存竞争压力的土人部落也能创造出适当的科学技术来维持其生存繁衍,何况在生存竞争中赢得发展壮大而成为各大文明古国的民族,更何况避免了其它古国衰亡命运而成世界上人口最多之一统大国的中华民族;他们的发展壮大必定是依赖于从其最初的原始阶段起就开始持续创造和积累的科学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