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易学在人类科技史上的原科学地位

问:上节课,你论述易学本是民生实用科技体系,通过从正面来解答“李约瑟难题“,来证明“振兴中华,先需复兴易学”。 请继续讲下去。

答:现继续讲易学在人类科技史上的原科学地位。

近代科学的发生,是人类认识进化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 西方科学史家们,把近代科学发生之思想根源归结于古希腊哲学;而由古西腊哲学中又追溯出其对两河流域古国和古埃及科学的继承、发展和总结。 说“易学不是科学”,“而严格的科学则产生在近代欧洲”,或“真正的科学只在欧洲文艺复兴后才产生”。只承认近代科学为科学,把以实验基础作判断理性思维是否属於科学的唯一标准,那就不只是易学,而且还有古希腊科学及其他民族以观察为基础的科学,都在全盘否定之列;既然古希腊科学的科学性都否定了,那西方近现代实验科学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到头来,连西方近现代实验科学也给否定了。这样过分强调近代科学,不仅违反人类认识和科学发展的历史事实,也不仅违反科学史学的逻辑与历史相统一、连续性与阶段性相统一的方法论原则,而且西方科学家们和科学史家们也不会认同。 竺可桢先生曾提到:“恩格斯在《辩证法与自然科学》一书中,正确地指出:如果在中世纪的漫长黑夜之后,科学以梦想不到的力量突然重新兴起,并且以神奇的速度发展起来,那么我们之有这个奇迹也是归功于生产。”恩格斯并说:“在这时候,还有西方从古所未见到过的科学事实,如磁针、活字版和火药从阿拉伯传入西方,也对工业生产和商业繁盛起了推动作用。”培根在《新工具》里早已指出这三大发明对于西洋文艺复兴的影响。“爱因斯坦明告: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的成就为基础的,那就是,希腊哲学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在欧几里德几何学中),以及通过系统的实验发现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在文艺复兴时期)。”培根、爱因斯坦,都是西方科学界公认的近、现代科学的主要开创者。 这些近、现代科学的主要开创者都见证:近代科学与古代科学的血缘关系是不容割裂的。

现代英国考古学家 Steven Mithen 说:“考古学掌握著理解现代精神的钥匙。”法国数学家和科学哲学家彭加勒说:“如果我们想要预见数学的将来,适当的途径是研究这门科学的历史和现状。”同样,我们要正确认识近代科学,就得正视作为其思想前提的古希腊学术,和作为其技术前提的中国传统科技的有关发明在科学史上的地位;要正确认识古希腊科学,就得正视作为其思想,和技术前提的两河流域古国和古埃及原科学在科学史上的地位;要正确认识中国传统科学,就得正视作为其思想,和技术前提的易学在科学史上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