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用西方哲学区分科学与宗教的标准来对易经的属性作一检验

问:请继续解答“李约瑟难题”。

答:现继续用西方哲学区分科学与宗教的标准,来对易经的属性作一检验。 英国哲学家怀特海对科学与宗教作了明确的界定和区分,指出:“科学揭示的是一种非人格的人与自然的关系;宗教体现的是一种具有人格的人与神的关系”。“科学依赖观察或实验,通过将某种特征抽象成概念,并由概念作推理而揭示事物之间的联系。科学的语言是一个具有规范性的符号系统。科学知识出於对自然的理解和这些知识的运用。”“宗教通过教义回答问题, 所有内容与神有关, 使用的语言是日常语言,表达一种生活方式,或唤起并表达崇拜和自我献身。” “科学知识有三个层次:
(1)经验描述、包括观察、实验和搜集材料;
(2)理论,包括概括、抽象出概念、解释和预测;
(3)应用或转换定律和理论的应用。
三者合成一个循环开放系统。”“宗教以信徒的信仰取代了观察或实验,以神学取代了理性思维,以神学教义的执行取代知识的运用。由此而成一个循环的封闭系统。”以这些标准来衡量,作为东方理性思维方式并为古今中外公认为人类智慧之源的易学,显然,是属於科学的范畴。

就从易学知识体系的最后一个总结版本《周易》来看,它本身就是一个包含有三个知识层次的循环开放系统:其配合64卦的数字,确是长期观察数据的经验总结并构成其符号系统的基础;其64卦的符号是概括宇宙万物的规范性的符号系统,二者相结合为宇宙运动和变化的概括、抽象、解释和预测提供语言和逻辑;其64卦的卦、爻辞正是宇宙万物转换定律和理论之应用的哲学指导。这样一个理性思维循环开放系统,以其宇宙有机整体系统哲学、有机整体系统辩证逻辑和符号与数字模拟系统的数理逻辑,为人类永续不断地发展创造性思维、开展科技创新和知识更新,提供了可反复重新发现的真理、思维方式、思想方法、科学范式、理论模式、概念框架及方法论指导,不仅为中国传统科技在17世纪前领先世界奠定了基础,也不仅以其奠基的中国传统科技发明为近代科学革命作出了贡献,而且在现代科学技术日益强劲地支持下为现代科学的未来发展开辟道路。这意味著:易学在人类进化中的科学地位,其有生以来便以有机整体思维方式促进人类思维进化和智慧积累的科学本质;其对人类创造性思维发展的重大科学意义,无论是过去和现在,还是将来,都是不以人们的看法和说法而转移的。当然,同史前实用器物在进入文明社会后会失去原来纯朴的面貌一样,易学的科学本质在社会生产和生活中的表现,随社会的复杂化而越来越失去原来纯朴的面貌。在史前时代一直作民生实用科技应用的易学知识体系,于夏商周三代被神化和哲学化之后,在战国秦汉时期脑力劳动社会分工的继续深化中,被分离成分门别类的易哲学和应用学科的职业知识。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作为中国原科学的易学转化成中国传统科学;易学的宇宙观、方法论、科学范式、理论模式及科学内涵都遗传到传统科技的各学科而得到继承和发展。因此,弄请这一时期学术和职业知识体系的实况,对理解易学源流、中国传统科技源流乃至解决所谓“李约瑟难题”都有关键性意义。幸好,近些年考古出土了这一时期留下来的大量文字材料,李零先生及其他一些学者已利用这些出土材料同有关古籍文献相对证,核实了其间学术和职业知识体系的背景、结构和功能、特性及其对包括四大发明在内的一系列中国古代科技成就的贡献,为我们探索易源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出发点。